杜鵑的文化與文學

杜鵑情懷

整理/劉華森

李白曾說:「四川曾聞子規鳥,宣城還見杜鵑花」。杜鵑,也稱子規,又稱杜宇,多麼詩意的名字。每次讀到詩句「杜鵑啼血猿哀鳴」,胸中總被那淒美悲涼的氣氛充塞,久久不能自已。

杜鵑為何啼血?李商隱說:「望帝春心託杜鵑」。傳說,古蜀國王杜宇,號望帝,死後化為杜鵑,因思念愛人,終日悲啼,致於泣血。現代鳥類學家推測說,因為牠嘴角內側有紅斑,張嘴鳴叫時看似啼血。

然而,千真萬確地,圖鑑上畫的杜鵑就是牠,雖然不常見,臺灣有四種,全都差不多模樣,遠遠地只能以叫聲分辨。對我來說,杜鵑原來是只活在詩中的,從未想到臺灣有。因此,第一次從望遠鏡裡看到牠,灰白的身體,滿佈藍黑色橫紋,兩翼下垂的落翅仔模樣,心中既驚喜又疑惑。

仲夏時節。山野間常聞「不不!不不!」似吹竹筒的聲音,那是俗稱筒鳥的中杜鵑;「布穀!布穀!」鳴叫的大杜鵑,是台灣的稀客;而高山上那聽似「我想妳!我想妳!我想妳!」三段逐漸升高的鳴聲,是鷹鵑獨有的悲啼。那啼聲不但撥動了白居易的心弦,也在音樂家的耳朵裡產生了迴響,鋼琴曲「杜宇」最令人難忘的,正是那段段升高的三連音模擬杜鵑啼。

令人感動地,這些杜鵑都是臺灣的夏候鳥,換句話說,牠們都把臺灣當作原鄉,不管流浪到何方,清明時節,總要回到臺灣繁殖下一代。同時也令人驚異地,牠們竟不自己築巢,而把卵偷偷生在其他小型鳥類的巢裡,由比自己雛鳥更小的養父母代為孵卵育雛,這種「托卵」的繁殖方式,留給生態學家難解的演化之謎。

 布穀鳥的中國傳說故事一則

整理/凌彩瑤自小時候母親說的故事

 從前有一雙同父異母的兄弟,兄弟感情很好,父親長年在外地工作,而母親老想除掉前妻留下的兒子,只是苦無機會。

母親計劃了很久,有一天母親將兩個孩子叫到面前說:「你們倆都長大了,應該學會自立謀生。」她說:「翻過這座山有兩塊我們家的土地,你們各自選一塊土地,我給你們一人一包種子,同樣的乾糧與盤纏,你們去播種,灌溉,只要種子發芽,長出幼苗,就可以回來。」

兩兄弟高高興興地出門,各自選了一塊地,誰知道母親給弟弟的是生的種子,給哥哥的卻是炒過的種子,於是弟弟的種子很快就發芽,長出幼苗,哥哥的卻是一根芽也沒發。

弟弟先回家,母親很歡喜,直誇弟弟勤勞,罵哥哥懶惰。弟弟等了許久,不見哥哥回來,決心要去找哥哥,母親想攔也攔不住。

弟弟尋遍了山林田野,找不到哥哥,最後累倒了,快斷氣時還叫著哥哥…。有位天神憐其愛心,就把他變成一隻布穀鳥,讓它飛得高,看得遠,助它找哥哥。

布穀鳥飛上天空,叫著哥哥,叫到嘴流血,血滴到地上,長出了鮮紅的杜鵑花,還是沒有找到哥哥。

哥哥是永遠不會回來了,然而年年歲歲布穀鳥還是繼續找哥哥,叫哥哥,叫到嘴流血,地上又長出鮮紅的杜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