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地區的杜鵑鳥們

作者: 丁昶升/ Feb., 2011

杜鵑鳥科生態分類相當混亂,按照「臺灣鳥類誌」敘述全球共有35個屬,臺灣有5個屬,根據最近的影像資料,台南曾文溪口有烏鵑出現,於是又多了烏鵑屬。所以目前增加至六個屬。

多數杜鵑鳥以毛蟲為主食。除了近地面活動的鴉鵑屬外,主要在森林內或林緣活動。過境期間出現地點選擇彈性變大,但平原或高灘地的一兩棵大樹,或是城市內綠地公園(即使大型),經驗上出現機率仍然很低,樹林得有寬廣、茂密皆備的條件才行,棲地品味算是較為嚴苛的。

本文單就記錄面觀察台澎金馬地區杜鵑鳥科出現情況,對某些外觀相近鳥種的辨識不加以討論,也因為分別不易,某些種類記錄可能會有訛誤,也無法避免。近年來由於DNA技術引入,及以鳴唱聲差異(即使差別甚小)做為鳥種區分的方法,漸漸有些亞種被畫分新種,如棕腹杜鵑、北方鷹鵑,中杜鵑、北方杜鵑,但新的分法經常無法為所有學者共同接受,那些題目也不是本文所能夠談論的。

東亞地區的杜鵑科鳥類,主要在熱帶至溫帶之間活動,繁殖區進入北極圈內的只有大杜鵑,中杜鵑兩種。因為整體分布位置偏南,北返時間較一般候鳥晚,臺灣地區出現情況,於是容易受到梅雨季節影響,雨勢強、持續久,將產生遷徙阻擋作用,產生較高的機會被鳥友發現,或者梅雨鋒面晚些抵達,而有不少六月份的記錄;同樣的,當年梅雨狀況若不佳,發現情況就會冷淡不少。目前台澎金馬記錄過12種杜鵑科鳥類,活躍於臺灣本島只有3種:番鵑、中杜鵑與鷹鵑,前者為留鳥,後兩種為候鳥,其它都是稀少難見的過境鳥、迷鳥。以下進入鳥種介紹,先留鳥再候鳥,常見鳥種取2000-2009年間記錄,罕見的抓取歷年資料至2009年為止。目前一些不容易發現的種類,陸續有明確影像記錄為證,卻不一定登錄至鳥類資料庫,所以記錄面的遺漏越來越多,本文周詳性難免不足,請大家多多包涵。

*番鵑(小鴉鵑)

分布情況:印度西北方至東南亞島群之間,及華南、華中、臺灣均為留鳥。

見表1,近年臺灣地區發現機率前五名地點依序是:屏東、花蓮、台東、彰化、嘉義,具備平原廣、人口度偏低的環境特性,所以山多、丘陵多的基隆、苗栗,人口較眾的台北、桃園、新竹、台中,與平野雖闊但濱海多濕地的台南、宜蘭,分布密度都明顯低了一大截。有兩個例外地點:金門,有棲地偏好極相近的褐翅鴉鵑(連外型也很像)競爭,發現次數壓得低,兩者互動關係值得推敲。另一處在澎湖,近年記錄掛蛋,歷來只在90年代有兩次記錄。這島群的空曠地形看來蠻適合牠活動,大概是風大、鹽份大,地表長不出濃密樹灌叢,活動頻率就有限了。本鳥的「番」字,應該有曠野、平野之意,而不是帶著歧視意味,順便為牠澄清一下。

個人曾經在陽明山及三峽,海拔4、500公尺以上的地點觀察到,因此也能向山區擴散,棲息於開墾帶或是崩塌地周邊的草生環境,像南投惠蓀林場、信義鄉羅娜,嘉義的曾文水庫、樂野等地,都很深入臺灣內陸地帶。人們往山區開發的速度很快,番鵑應已覓得新天地,以補平原型棲地逐漸消失所造成族群減少。

會不會有候鳥族群或留鳥擴散出來的離島現象?或許吧,宜蘭龜山島、台東蘭嶼的次數都比澎湖多許多,加上可以往山區深處推進,番鵑的飛行實力可能超過一般想像,答案等著大家一起證實囉。

看表2每月記錄次數,年初與年底是最少見到番鵑的時間,與其非繁殖期活躍度降低,及羽色變得樸素與自然背景接近有關。

 *褐翅鴉鵑

分布情況:印度、東至菲律賓之間,及中國南部與西南部為留鳥區。

簡直就是番鵑的放大版,體長各為39與52公分,不過本種的紅眼與番鵑黑眼不同,為較可靠的分辨方法。為金門、馬祖終年可見的留鳥,出現機率比番鵑大過十倍。臺灣本島沒有此鳥,有筆新竹關西2隻的記錄,正確性不高。

2000-2009年褐翅鴉鵑記錄情況及番鵑的比較

地點

總筆數

褐翅鴉鵑記錄數與%

番鵑記錄數與%

金門

1,056

285

26.98

20

1.89

馬祖

740

12

1.62

1

0.13

依照馬祖的資料,當地非托卵性的杜鵑鳥只有褐翅鴉鵑一種。近來僅有的番鵑記錄為2006/4馬祖東引,來自資深鳥友提供,也查到2010/6有北竿芹壁的番鵑貼圖,在馬祖列嶼的詳情還有得瞧哩。

表2中發現7-10月觀察紀錄次數明顯較少,與鳥友季節性拜訪金、馬地區的習慣有關。

 *中杜鵑

中杜鵑分布情況:由臺灣、華南至西伯利亞與東歐間的廣大區域為繁殖區;菲律賓群島、印尼東方、到澳洲北方東方之間為度冬區。

季節往返最遠可至澳洲及西伯利亞北極圈內,分布區域像極許多鷸鴴科鳥類,有著獨樹一熾的遷徙路線,也很勞碌命,是臺灣地區最容易見到的杜鵑科候鳥。曾為中杜鵑寫過專文,這次就偷懶少點囉嗦。於表2見11-2月出現機率極低,1月有個相對高峰,與那時期常有寒潮暴發的天候因素有關?目前關渡約有20筆記錄,最早一回出現於1996/5/12,顯然受到次生林帶逐漸茁壯後的影響,早年以濕地、農田為景觀的關渡平原是見不到牠的;市區大型綠地也只有2005/4在台大(未說明台大校園還是台大農場,兩者棲地環境有差哦)出現過。對棲地的選擇頗為挑剔,或許其它杜鵑鳥習性也是如此,因此統統減低了發現度。

*鷹鵑

分布情況:中南半島及東南亞許多島嶼為留鳥或冬候鳥,華南、華中、中國西南地區及臺灣為夏候鳥區。

也是臺灣的夏候鳥,見表1中其記錄量與中杜鵑相去甚遠,與繁殖區位置海拔偏高絕對有關,過境期才有機會在沿海或者平地適當地點出現。近年基隆、澎湖記錄掛蛋,彰化只有一筆福寶濕地。台北23筆沿海地帶佔去14筆(野柳11、田寮洋2、金山1),其餘的主要在烏來山區。翻了歷年資料,陽明山國家公園境內還沒有記錄過,關渡倒有兩次:1991/4、2000/11,地方太大反而不容易觀察。各月記錄情形如表2。

*小杜鵑

分布情況:印度次大陸為度冬區;喜瑪拉雅山、中國西南部至東北之間,及韓國、日本為夏候鳥區。

分布情況較為特異,由印度次大陸往北邊及西北方擴散出去繁殖,可到達日本北海道,這麼廣大區塊內,卻缺了浙江到廣東的沿海地區,以及臺灣。

於表3見臺灣地區集中在四個地點出現:宜蘭、台北、南投及高雄。以4至6月次數最多,與一般杜鵑科候鳥情形雷同。不過記錄最多的宜蘭,6、7月加總記錄高達21筆,且有13筆在太平山、翠峰湖,該山區似有繁殖的可能,對照蘭陽溪口,最晚出現時間為6/1。蘭陽溪口共有9筆,是本種在臺灣本島記錄最多的地點,看來小杜鵑對宜蘭真的情有獨鍾。

由表2、3見其9月有個南下小熱潮,南投、高雄各4筆,台北野柳、花蓮富源、彰化烏溪南岸各有一次,與春過境出現地點的意義不太相同。高雄有一半記錄出現在5月的東沙島,另6筆全部在秋天(9-10月),也都在臺灣本島,又是環狀遷徙的印徵?台東3筆都在蘭嶼、5-6月,也是臺灣所有罕見杜鵑科候鳥中,台東唯一有發現的種類。

 *大杜鵑

分布情況:非洲中南部及印度為冬候鳥區;歐洲全境及亞洲大陸的中、北部包括日本為夏候鳥區。

全球分布區域非常廣,繁殖區在歐亞大陸的許多地方,且進入北極圈內,度冬地卻有很高的集中性,遷徙旅程十分漫長。東亞地區除西藏、新疆至蒙古之間為空白外(沙漠加寒原之故?),都是繁殖區。臺灣已在繁殖擴張圈的最外邊邊上,似乎不包含在內。東南亞島群擁有不少杜鵑鳥類,沒有此鳥分布。

臺灣記錄最多的地點還是在宜蘭,太平山與翠峰湖5、6月有6筆。台北8筆,有5次來自野柳;馬祖4筆;高雄東沙島6筆,是單一地點最高。見表2、3整體情況有點像小杜鵑,記錄次數縮水不少,但是本種在澎湖群島有四次記錄,小杜鵑卻無,想起資料提到小杜鵑在華南沿海有個繁殖的空白區。

 *北方鷹鵑(棕腹杜鵑)

分布情況:由中國北部、東北至西伯利亞東部海濱之間,及日本為繁殖區;度冬地在中國長江以南、中南半島與東南亞島群(印尼群島除外)。

唯一於華南度冬的杜鵑科候鳥,也很特別的長江流域一帶並非度夏或過冬區,為單純過境地帶。臺灣地區記錄極少,只出現在目前觀察陸候鳥最佳的三個地點:曾文溪口6筆、野柳2筆、馬祖2筆。野柳與馬祖環境特性大家都很熟,花些篇幅介紹一下曾文溪口。那裡位在臺灣本島最西部,往來華南與菲律賓以南地區的候鳥,有條經過澎湖、台南、高雄、屏東等地的移動線,或是強烈氣團自西方往臺灣移動時,曾文溪口防風林因位置顯著突出,又是南部海濱難得的大樹林帶,成為海上候鳥飛行暫歇時的優先選擇,這幾年成為臺灣南部觀察稀有陸候鳥的好地點,且出現種類的內涵與野柳、馬祖頗有不同。

臺灣本島最早一筆北方鷹鵑是2003/5野柳,列在野鳥名錄的時間還不長。依地緣來看,臺灣的北方鷹鵑應該不會這樣少見,對其習性、偏好還沒掌握到?馬祖2筆與野柳的一筆都在10月,秋天出現地點偏向臺灣地區北邊,與其它杜鵑鳥不一樣,與華南地區的度冬身份遙作呼應。各月記錄如表2。

 *四聲杜鵑

分布情況:印度至東南亞島群為繁殖區(呂宋群島大部份不是);自華南至中國東北之間為夏候鳥區。

本種在臺灣地區的情況很有趣了:於表2、3出現時間集中度相當高,在4至6月間,春過境趨勢相當明顯,唯一例外在馬祖北竿橋仔村2008/8/3;某些杜鵑科候鳥秋季仍可見少量的情況,本種目前可說幾乎不存在。金門是夏候鳥區,包辦近四分之三記錄。臺灣本島有12筆,北部、中部還是光溜溜的,這對向來觀察陸候鳥享有優勢的北海岸地區,有些不可思議,對照此鳥不由呂宋島方向往來,也沒走東亞島弧線至日本、琉球那邊,主要沿著東亞大陸從事季節性移動,那臺灣北部、中部的確很難收到暫留效應。南部沿海有個通過帶,又集中於曾文溪口、七股(包了台南全部記錄)。蘭陽溪口2007/5記錄2次。

臺灣本島最初記錄在南投溪頭2005/4/30,另兩筆山區記錄是屏東屏科大2007/4/25、嘉義中埔鄉深坑2006/6/19。想起2009/5/23到桃園後慈湖步道散步,聽到幾次極為響亮、段落分明、四連發的陌生鳥聲,後來聽到四聲杜鵑的錄音覺得熟悉,已有些時日了沒敢證實。

 *八聲杜鵑

分布情況:印度、中南半島至東南亞島群之間(包括菲律賓),與華南沿海為留鳥。

體長21公分,較小於一般杜鵑屬鳥類。至今不過4筆記錄(表2),依序是:2006/12/12屏東潮洲、2007/10/12曾文溪口北岸、2007/11/24高雄左營洲仔濕地,2008/4/5三芝。南部地區佔有出現優勢,時間卻在秋冬之間,又是臺灣杜鵑候鳥的特殊者。三芝那筆站在海邊水泥樁上為鳥友發現、拍到,等同中頭彩的好運,這種機會應該越來越多,也希望早日降到筆者身上來。

 *冠郭公(栗翅鳳鵑)

分布情況:印度次大陸主要為冬候鳥;中南半島東北部、南部與廣東沿海、海南島為留鳥;喜馬拉雅山至華中之間,及中南半島西半側為夏候鳥區;馬來半島與東南亞島群為度冬區,但不含菲律賓群島。

是個地理分布雜亂的傢伙,留鳥區、候鳥區無規則可循,還好集中於暖、熱帶地方,沒往北飛到日本、韓國繁殖。這種美麗的候鳥不會看錯誤認,歷年來臺灣地區不過47筆記錄。以出現地點看,野柳19筆,曾文溪口(及七股)8筆,澎湖群島4筆,四草地區(含城西里)3筆,南星計畫區3筆,五個地點佔了37筆、超過四分之三,很有大、小目的感覺。馬祖只有2筆,接近中國大陸觀察機會沒比較高。見記錄情形之表3。

時機以4-5月最高,台北、澎湖、馬祖都在春天發現;下半年除7月外各月都有,金門2筆,其它7筆在台南、高雄,也是臺灣本島秋過境所有記錄數。兩個具有唯一特性的記錄值得提出:宜蘭龜山島2009/5/5→東部,苗栗卓蘭高中2008/4/29→內陸地帶。金門2006/8記錄2回,意義有些不太一樣。12月在台南四草、高雄南星計畫區出現過,看來南下時間可以很晚,有別層意義?各月出現記錄如表2。

 *噪鵑

分布情況:印度、中南半島、華南、東南亞島群,到新幾內亞之間為留鳥,只有長江流域為夏候鳥區。

這樣遼闊的分布區域內,唯獨跳過臺灣,大自然還真是奇妙。金門是繁殖區,佔去一半以上記錄,1月及12月不見,不清楚是天冷匿蹤跡,還是索性往南方移動去。馬祖地區只有春天的記錄。見表2、3。

十多年前還是新鳥時,風聞臺北市內某地有噪鵑出現,興沖沖過去,看到的是比噪鵑小一號的輝椋鳥啦!到目前也還沒開張。記得1995年版臺灣野鳥名錄將其列為觀察名單,因為最近五年內沒有發現記錄。沒多久後(1997/5/20)有人在汐止山上撿到一隻傷鳥送到鳥會,總算把記錄連續起來,這是臺灣地區的第四筆。在金門開放觀光、賞鳥活動後,臺灣本島的噪鵑記錄也才多了起來,主要是聽懂了牠的繁殖叫聲。

孤懸南海的東沙島有22次記錄,島礁雖小,對往來候鳥的重要性卻不可言喻,這兩年高雄鳥會那裡的調查收穫豐富。澎湖群島也有11次,全來自春天。臺灣本島出現28回:北部8、中部2、南部16、東部2,也還是南方優勢。南部地區有7筆出現在9-11月,仍為秋季臺灣本島全部的次數,情況與冠郭公類似,都有環狀遷徙的雛形。臺灣本島次數3回以上地點有:野柳6,曾文溪口6、澎湖吉貝嶼5、高雄南星計畫區3(全部在秋季)。

 *烏鵑

分布區域:印度至東南亞島群之間;華南為夏候鳥區。

最近在曾文溪口防風林拍到牠的影像,頗為轟動,原來跟大卷尾的相似度可有百分之八、九十!差在烏鵑的尾巴不會左右開岔,尾下覆羽有白色橫斑,難怪又被稱為卷尾鵑。體長23公分,略小於大卷尾,這個差別卻不明顯。2009年以前只有金門太湖2007/7記錄過,如今有了明確證據,很快將成為臺灣野鳥名錄新成員。過境期看到大卷尾出沒於海邊樹林帶,都得好好端詳一番了。

相對說來臺灣的杜鵑鳥類資源較為乏弱,一些在華南地區為夏候鳥、留鳥甚至冬候鳥的種類,雖然緯度類似、風土氣溫相近,卻因海峽之隔,在臺灣不但僅是過境,且發現次數十分稀罕,生態分布竟有如此大差別,讓人費盡思量看不透原因。可能臺灣島還太年輕,一些候鳥仍未由週而復始的遷移路線途中,學習開發新的生存領域,或持續摸索中。冠郭公、四聲杜鵑、大杜鵑、小杜鵑、八聲杜鵑、噪鵑、烏鵑及北方鷹鵑(棕腹杜鵑),目前仍是許多鳥友盼望期待的候鳥名單。最後將八種不易見到的杜鵑鳥所有記錄作個小整理(見表3),臺灣本島出現最多前的五個地點或地區依序是:野柳39筆、曾文溪口與七股32筆、太平山翠峰湖21筆、蘭陽溪口12筆、高雄南星計劃區9筆,地區分布並不均勻,如此對於臺灣杜鵑科候鳥的分布地圖,應該更能有個明確印象。

很多杜鵑鳥行動隱密(與托卵繁殖行為有關),僅能聽到鳴唱而不容易發現蹤跡,在鳥訊交流越頻繁,影像、錄音器材更普遍運用後,越來越多的稀有杜鵑鳥,勢必較以往更容易發現到,臺灣的杜鵑科鳥類地圖也會有個大變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