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的卷尾們

作者: 丁昶升/ April, 2011

卷尾科名Dicruridae,是分叉的尾之意,也是辨識牠們最明顯的特徵。體色單調,外型並不耀眼;尾巴約為身體長度一半以上且末端較寬;飛行時成波浪狀,速度不快但轉彎技巧十分高明;肉食性,性情強悍。目前臺灣記錄過四種,很湊巧的,分布區域都以中南半島為中心,周圍地帶情況則鳥種之間互有差異,都能與臺灣整體狀況形成呼應及對照。這回由少見的種類開始談起,因為生息狀態較單純易解,最普遍可見大、小卷尾反而最複雜,不經過層層剖析,難有頭緒,將以較多篇幅先瞭解臺灣概況後,再回過來看台北。

髮冠卷尾

全球分布:中南半島中北部、印度次大陸東部及東南亞部份島嶼(含菲律賓民答那峨)為留鳥,夏候鳥區域只在中國西南至黃河以南之間(不包含海南島)。

臺灣鳥類發現史上出現的相當晚,1995年4月才首次在野柳確認與發表,近來差不多每年都能夠記錄幾次。之前長期未被查覺的原因,相信是長得一身黑模樣,而錯當成了大卷尾。仍需注意尾羽末端外側向上折起的特徵;頭部的幾根細髮,觀測條件並非接近及良好時不容易看到。偏好在樹林內活動,與大卷尾喜歡出現在開闊地或者林緣是個很大差異,過境期在海邊防風林帶可以留意。

臺灣地區是過境鳥,2009年前有115筆記錄詳見【表一】,集中於野柳、馬祖、澎湖、曾文溪口及高雄,其它地方加總只有5筆,極端的分布不均。出現時間就更有意思,兩個過境期整體狀況差別不大,但最接近中國大陸的馬祖秋優於春,野柳與澎湖群島恰恰相反,南部的曾文溪口及高雄又只在秋天出現;就台澎地區而言,已有環狀遷徙的輪廓出來。

表一、歷年髮冠卷尾記錄情況

地點/季節

3-5月

6-8月

9-11月

12-2月

合計

基隆

1

1

台北野柳

40

13

53

桃園

1

1

2

新竹

1

1

台南曾文溪口

10

10

高雄(註)

12

12

澎湖

11

3

14

金門

1

1

馬祖

6

15

21

合計

60

54

1

115

註:南星計畫區7、東沙島4、永安1。

灰卷尾

全球分布:中南半島與蘇門答臘、爪哇等地為留鳥,印度的北、南方各為夏候、冬候鳥區域;中國自華北到西南間廣大地區都是夏候鳥區,海南島則為留鳥。

外觀上被誤認的機會很低,全身灰灰、尾巴長長、眼睛周圍白白。臺灣地區記錄的是D.l.leucogenis亞種,華南的D.l.salangensis亞種體色更深、臉頰不白,尚未被記錄過。

歷年來臺灣記錄174筆如【表二】,春天佔18.4%,以秋過境為主要面貌,這在馬祖表現的非常鮮明。臺灣本島南部也有個秋熱潮,在高雄沿海附近(南星計畫區、鳳山水庫、駱駝山共有8次)及屏東墾丁社頂(13次)。東沙島屬高雄市管轄,有4筆髮冠卷尾記錄,但卻沒有本種的,與遷徙路線有關?較少人注意的是,台南至屏東之間冬天也還是記錄區,特別是屏東,集中發現於穎達農場、瑪家笠頂山、內埔屏科大一帶,顯示緯度較低的臺灣南部有族群度冬。將屏東沿山公路一帶7筆扣掉後(最晚在4月1日內埔),春天不僅發現總次數剩下25回,還不到秋天的20%,也大概沒往屏東、高雄這個方向走了。遷徙路線影響,臺灣中部只登錄過兩回(南投埔里、雲林口湖),都在春天。

表二、歷年灰卷尾記錄情況

地點/季節

3-5月

6-8月

9-11月

12-2月

合計

基隆

台北

2

2

4

野柳

15

36

51

桃園

1

1

新竹

2

2

苗栗

台中

彰化

南投

1

1

雲林

1

1

嘉義

3

3

台南

2

3

2

7

高雄

12

1

13

屏東

7

21

16

44

宜蘭

3

3

花蓮

1

1

台東

澎湖

3

5

8

金門

馬祖

1

34

35

合計

32

123

19

174

小卷尾

小卷尾全球分布:由印度次大陸東邊到中南半島、東南亞諸島,然後臺灣,全部是當地留鳥;中國只分布於臨近中南半島的區域及海南島。

四種卷尾中唯一沒有候鳥族群,看來臺灣分布情況應該很單純,事實並不是那回事。

一般印象:小卷尾→中、低海拔樹林帶、大卷尾→平原丘陵之空曠地區,因為後者已經擴散至山區活動,不再是個好用的依據標準。兩種卷尾外觀相似,體長差距並不懸殊,因日照關係、觀察角度等影響,有時會看到大卷尾背部也是寶藍色,所以大卷尾出現於中海拔地區,小卷尾來到海邊與市區公園,類似的記錄並不少,相信部份為誤判,但不可能全都張冠李戴,或有內情等待探索。這些記錄中,最引人注目的地點有二:澎湖歷來共有11次記錄(整合出現時段為4/30-5/22、9/29-10/28),2002/9/28龜山島也出現過,都不在臺灣本島,有違通常對留鳥的定義。兩處離島記錄時間全在過境期,由於卷尾科飛行能力不錯,可能是單純迷途,或者存在季節性擴散習性所以飛過頭。既然小卷尾可以飛過幾十公里海洋前進澎湖,相信也有能耐漫走臺灣島上的每個角落。

表三、2000-2009年臺灣各地小卷尾記錄情況

地點

次數

總筆數

記錄機率%

北部

基隆

487

台北

446

13,773

3.23

桃園

20

2,254

0.88

新竹

51

1,929

2.64

苗栗

74

537

13.78(5)

宜蘭

440

6,028

7.29

台中

237

2,587

9.16

彰化

9

1,735

0.51

南投

942

3,007

31.32(1)

雲林

344

1,710

20.11(3)

花蓮

260

1,946

13.36(6)

嘉義

840

3,891

21.58(2)

台南

154

3,196

4.81

高雄

450

6,263

7.18

屏東

99

2,921

3.38

台東

171

1,182

14.46(4)

離島

外島

澎湖

2

2,027

0.09

金門

1,056

馬祖

740

2000-2009年臺灣各地小卷尾情況如【表三】,金門、馬祖沒有,澎湖兩筆,本島地區只基隆無記錄。之前幾篇鳥科文章已分析指出,彰化、雲林、台南都缺乏中海拔山鳥資源,這回不但平均高度最低的彰化有小卷尾,雲林還排名第三位,比起青背山雀、白耳畫眉、臺灣山鷓鴣之類的山鳥,小卷尾分布高度可以更低,第一個基本概念於是形成。

再看最高分布。阿里山、鞍馬山、觀霧記錄較多,塔塔加兩筆、武陵農場兩筆,合歡山有一筆但混雜其它地點(梨山),花蓮中橫公路的關原(標高2,374公尺)沒有。綜合起來,小卷尾分布高度約2,000公尺超過一些,還不到2,500公尺。

清明假期前往南投竹山台大熱帶植物園,裡頭活動的是小卷尾而不是大卷尾;住的民宿在竹山鎮郊,清早也看到小卷尾,但數量比大卷尾少很多。這兩個地點海拔都只有兩百多公尺,周邊環境以農園、耕地為主,還錯落不少住家屋舍。類似棲地條件在台北地區相當普遍,如盆地周邊的淡水、內湖、林口、土城等都是,但這些地方極少甚至可以說目前沒發現過小卷尾蹤影,這一點相當奇怪。從【表三】發覺,小卷尾在臺灣的分布似乎並不平均,南投、雲林、嘉義這塊相連區域出現頻率最高;新竹以北地區次數降得非常厲害,記錄機率甚至低於海拔最高才一千多公尺的台南市(山少、丘陵多)。台南以降的高雄、屏東,也是一路遞減下去,而高雄的丘陵面積是頗為遼闊的。將東部三縣分別畫入北、中、南三區,宜蘭同樣比花、東差了一大截。如此看來,小卷尾在臺灣分布情況,可能為中間強、頭尾弱。

1994/11至1995/6,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對彰化的鳥類進行全面調查,因縣內森林被覆度很低,樹林性鳥種如五色鳥及棕面鶯,期間僅記錄一次,但提到有小卷尾活動。八卦山脈為彰化僅有的山地,最高峰橫山標高只有444公尺(屬南投市永興里)。查了一下,【表三】彰化9筆記錄全來自八卦山脈南段社頭、二水地區,山脈東側南投市、名間埔中合起來也有3筆,此外也有繁殖期的記錄。原來八卦山東面緩降的台地層,雖早已闢成茶園、果園、鳳梨田,緊臨濁水溪平原之另一側,卻是無法開發運用的險峻陡坡,彰化的森林帶集中於這個區塊內,幅寬雖然不大(2-3公里),南北延伸相當長(自國道76線八卦山隧道上方起算,至南投名間約20公里),範圍足以讓小卷尾群活動。由於相同原因,八卦山山脈南端也才有臺灣獼猴。不過小卷尾會飛,應該不至於像那裡的猴子一樣,與臨近族群完全隔離開來,成為獨立的分布區塊。

乍看台北的記錄會眼花撩亂,因為沒像許多山鳥那樣,分布面有基本規則可循。有了以上觀點:小卷尾很能飛、臺灣北部可能族群量少、低海拔的寬闊林帶可見活動等等,再來談就容易引領入門。廣興、四崁水以南至烏來山區沿線,是台北最容易見到小卷尾的地方,冬季記錄次數與最大數量都明顯增加,有非繁殖期大量聚集與高山降遷雙重效應在,近年最大數量35隻,2005/2/24記錄於烏來加九寮步道至迷你谷周邊。北宜公路與三峽插角溪連線以南山區,終年可見殆無問題,向北走,情況開始變得混亂起來。2000-2009年繁殖期(5-8月)記錄有富陽公園(2000/6)、大安森林公園(2001/6)、陽明山二子坪(2002/8)、深坑(2004/5),次數零零星星,範圍分散的也很大。再看看同一區域更早期繁殖期資料,讓人起了族群消退的憂心:三峽湊合(1980年代後族群消失)、士林芝玉路(1992/5)、萬里大坪(1995/8)、中和圓通寺(1999/6)、大屯山(1999/6)、松山虎山(1999/7)。秋冬天的記錄量略有增加,地點仍有間斷、不相連之虞,以基隆河以北山區(含陽明山區)為例,2000-2009年僅出現於陽明山(2004/10/3隻)、內湖內溝(2008/11/2隻)三芝八連溪(2009/3/1隻)、士林區溪股農場(2009/3/1隻)、三芝真武寶殿(2009/3/1隻)(註:金山一筆20隻存疑),不見大量群聚情況,因為偌大區域沒有幾隻活動的緣故。台北因為淺山、丘陵開發嚴重,森林這裡一塊、那邊一小片,面貌十分破碎,天空看下來好像一顆癞痢頭,對小卷尾族群的吸引力,不如八卦山西側那個形勢獨立、卻很濃密帶狀樹林區,這種現象很值得留心了。

關渡2000-2009年間有6筆記錄(都在非繁殖期),最近一筆一隻為2008/3/22穿越線調查時由阮爸記錄。如此看,平地的大面積樹林帶附近,也有小卷尾出現機會,反過來這時候可能被當成大卷尾看待,此一時彼一時也,還得多多留意。

大卷尾

大卷尾全球分布:由印度、中南半島到東南亞島群(菲律賓群島無)都是留鳥,唯獨馬來半島是冬候鳥。夏天往中國西南部到華北之間區域移動,但海南島為留鳥。

臺灣也是留鳥區之一,環西太平洋的眾多島嶼,僅此地穩定可見且數量龐大。 “烏鶖、烏鶖搵豆油……”,許多人沒有從事賞鳥活動前,已經認識這隻鄉野常見、喜歡站在突出醒目位置、霸氣十足、全身黝黑的鳥類,不過它的分布狀況卻也是臺灣卷尾科最難解的。

表四、2000-2009年臺灣各地大卷尾記錄情況

地點

次數

總筆數

記錄機率%

北部

基隆

85

487

17.45

台北

5,725

13,773

41.56u

桃園

710

2,254

31.49

新竹

764

1,929

39.60v

苗栗

172

537

32.02

宜蘭

2,047

6,028

33.95x

台中

450

2,587

17.39

彰化

681

1,735

39.25w

南投

715

3,007

23.77

雲林

555

1,710

32.45

花蓮

653

1,946

33.55y

嘉義

1,265

3,891

32.51z

台南

662

3,196

20.71

高雄

1,527

6,263

24.38

屏東

797

2,921

27.28

台東

236

1,182

19.96

離島

外島

澎湖

48

2,027

2.36

金門

114

1,056

10.79

馬祖

38

740

5.13

 

【表四】顯示臺灣地區沒有那個縣市缺了大卷尾,性質上卻有差別。馬祖、澎湖屬過境鳥,因中國大陸為夏候鳥區,有遷徙動線通過兩個島群。於是問題來了,既然候鳥群會過境離島、外島,那臺灣本島應該也有才對?金門全年可見,但理論上那邊屬於夏候鳥區,是否隱藏季節之間不同族群出現活動的可能?【表四】也顯現,臺灣本島大卷尾記錄機率,確實有著由北往南逐漸遞減的整體趨勢(彰化為其最適合棲息的大平原帶,排名第三)。但是大卷尾數量多、分布廣,族群消長動態很難明顯查覺,區域內數量變化不是簡簡單單可以說個明白。

後來找到一個可以參考的活動,那是基隆鳥會以整個上午時間,從事14條路線鳥類的例行調查,2009/11的結果完整登載在鳥類資料庫。6條路線有大卷尾出現:七堵泰安瀑布(36隻)、七堵瑪陵(5隻)、暖東苗圃(5隻)、七堵友蚋(1隻)、石厝-新山水庫(1隻)、龍崗步道(1隻),沒記錄到的有情人湖、暖暖、外木山、基隆港、紅淡山、和平島、八斗子與海門天險。這些資料沒經過說明不容易看懂,提醒除了龍崗步道(海洋大學後山)接近沿海地帶外,其它出現地點都在內陸地區,於是內陸、沿海的數量比高達48:1!由沒發現的路線居多這點來看,深秋時分基隆的大卷尾並不普遍可見(七堵泰安例外)。暖暖、基隆港、和平島、八斗子等地具有稍微寬闊的平原帶,以往不乏大卷尾記錄包括繁殖季、過境期,但是這一次調查沒有出現,表示狀況並非穩定。基隆靠海環山,有限平地擠滿眾多聚落,整體棲地條件與馬祖相似,適宜大卷尾活動的地點遠比其它縣市少,易於掌握其族群變化。基隆鳥會每季固定一次的地毯式大調查,資料若經過詳細整理、比對,可以期待成為驗證大卷尾動向的一把鑰匙。

【表五】是澎湖、馬祖、基隆及龜山島、蘭嶼兩個離島,2000-2009年各個季節記錄情況,只有基隆一年四季都有,其它四個地點都是純過境,但基隆春、秋過境期次數,又顯然較夏、冬天偏多。

表五、大卷尾幾個值得注意出現地點的記錄情況

地點/季節

3-5月

6-8月

9-11月

12-2月

過境期的出現時間

澎湖

40

8

0418-0522、0926-1005

馬祖

20

2

16

0415-0530、0825-1029

龜山島

5

0419-0520

蘭嶼

4

0501-0521

基隆

30

17

35

3

可能有繁殖族群,不予區分。

將大卷尾可能的候鳥動態說完,再聊聊臺灣本島方興未艾的擴散情況,先分享個親身經歷。兩年前夏天到新竹山區和平(麥巴來)部落遊玩,守在視野極佳的瞭望台觀看四周鳥類動態。兩隻大卷尾由山腳處五峰鄉公所一路飛來,全程沒有逗留,然後停在瞭望台旁的電線上,這附近是開墾田。隔一陣子又一起往下飛,這次目的地是與鄉公所隔溪對望的梯田區,同樣一氣呵成。回家後從地圖推算,第一段距離約1,200公尺,自海拔350公尺上升至650公尺;第二段距離約800公尺,高度下降了250公尺。顯示一、兩公里的持續爬升或下降,對大卷尾輕而易舉,因而具備自在移動於山區各個適宜環境的能力,而這些棲地的型式,主要是人類砍伐森林後,所形成的經濟型作物農地,人們在山區的開闢越頻繁,大卷尾也跟著蒙受其利。也能夠順著大型溪流上溯,至內陸極深處眾山圍繞、海拔低於一千公尺的開墾地帶,如台中八仙山(谷關),嘉義茶山,南投的惠蓀林場、武界、東埔與地利村等,成功的將族群擴展開散。2000-2009年間記錄高度最大的確切地點為新竹觀霧(海拔2,000公尺),其它較高地點有苗栗馬拉邦山(標高1,407公尺)、鞍馬山(登錄最高位置為20-50k,推算20K處低於1,500公尺)、霧社(海拔1,200公尺)、奧萬大(海拔1,200公尺起)、石卓(標高1,300公尺)、奮起湖(海拔1,400公尺)等,整體最高分布還在1,500公尺以下,與小卷尾分布高限約2,000公尺上下,目前還有500公尺左右的高度差。落在這個範圍內之地點,如清境農場至合歡山沿線(1,800-3,000公尺)、中橫宜蘭支線梨山、福壽山(海拔1,900-2,300公尺)一帶,值得注意是否已經出現大卷尾,及後續族群可能增多的趨勢。

台北是臺灣記錄機率最高的地方,大卷尾族群早已遍及各處,像群峰環抱、與周圍平原帶稍有隔絕的坪林、平溪(菁桐、十分寮)、金瓜石、石碇(文山煤礦、桂花村、楓露嘴至烏塗堀)統統有,陽明山、觀音山這些以山為名的也沒有缺席。2001年筆者進行翡翠水庫鳥類調查時,曾目睹大卷尾試圖捕捉小卷尾幼鳥,而遭到後者親鳥阻擋的精彩過程。那地點得搭船40分鐘才能抵達,附近沒有什麼農耕地,森林位於蓄水區旁邊(這也是人為造成的),開闊的空域成為吸引大卷尾出現的重要誘因,而此種深居群山的地點,大卷尾進入並不成問題。2000-2009年烏來地區(含桶後溪沿線、娃娃谷、福山等)共有39筆記錄、最多8隻,1972-1999年為22筆、最多8隻,記錄量增加177.3%,同時間台北地區記錄總量增多182.7%,所以差別不大,整體呈現穩定居留狀態。2009/6福山有2筆記錄,更往深山的情況可以稍加注意。

想起有陣子的冬天,會在天亮前或傍晚時,跑到中國海專附近堤防上,等看椋鳥科留鳥、候鳥的出入情況。大卷尾是所有鳥類中最晚回家及最早出門,進出夜棲地前,有個在附近電線排排站的習慣,卡啾、卡啾聲此起彼落,黑壓壓的一整片都是。記得算過最大數量在120-130隻左右,當時思考該不會整個關渡平原的族群全擠到這邊來!那時已懷疑關渡的大卷尾怎有這麼多隻,現在想想,裡頭或許有候鳥群。天亮了,目送牠們波浪般逐一飛越基隆河而去。大卷尾的記錄太多,光2009年之前台北就超過一萬筆,無法完全消化,就此打住。往後或許還有深入瞭解這位黑色武士的機會,從本回文章挖掘出來的一些新觀點再出發。

註:由外來種記錄堆裡翻出鴉嘴卷尾(Dicrurus annectans, Crow-billed Drongo )2筆,1998/11/6陳鳳珠馬祖北竿1隻、1999/9/12蕭木吉馬祖南竿1隻。此鳥尚未列入正式名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