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扣扣、談臺灣啄木鳥分布概況

文/丁昶升

不啄木的地啄木(蟻鴷)

分布情況:繁殖區在大部份的歐洲與亞洲北部;度冬區在非洲中部,及印度次大陸、中南半島、華中、華南,還有日本(北海道除外)。是臺灣四種啄木鳥中唯一的候鳥,因為有牠,澎湖、金門、馬祖三處離、外島,在這個主題終於沒有留白。

蟻鴷屬,尾羽並不堅硬,無法支撐身體站在樹幹,經常在地面活動,而不在樹上扣、扣、扣,與其它啄木鳥有很大差異。頭部能後轉近180度,來擴大獵取範圍,螞蟻、白蟻是主食。據中國東北的觀察,仍選擇在樹洞內繁殖下一代;長舌特徵也與其它啄木鳥相同。

每年9月是紅尾伯勞大量南下的時間,有回在野柳聽資深鳥友說,得好好端詳路上看到的每隻紅尾伯勞,因為地啄木某些角度跟牠很像,需要小心辨識,沒多久後果然開了張。通常單獨活動,旱地型環境更適宜其習性,且極少停棲樹上,與多數候鳥相比,棲地是非典型的,又孤獨在地表行動,被發現的機會減低不少。1997/11/16在三芝古庄連看兩回(或許同一隻、相距不遠),都是一下子就飛走,警覺性很高,受干擾時似乎有先飛上附近樹枝觀望的習慣。

歷來至2009年底止臺灣一共記錄244筆(見表一),出現機會不高,也很有地域之分,中部、東部的次數顯著偏低。地啄木在日本也屬冬候鳥,經驗上由東北季風帶下來的機會相當低,因此候鳥資源豐富的宜蘭目前只有四筆,田寮洋也還沒有記錄過。

以台北、高雄、金門出現最為密集,三地合計共182次,佔全部次數75%。時間以4月最多,春過境成為最可能的發現時候,一進入5月機會很快降低。秋過境始於9月,以10月的次數稍多。華南為地啄木度冬區,臺灣12月至2月記錄次數也不少,且各月數字差距不大,顯示可能也在本島地區度冬,但發現牠實在需要一點運氣,真相仍難以確切證實。

表二、歷年來地啄木各地出現時間

月份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合計

全部

22

19

14

81

5

20

33

28

22

244

台北

3

2

49

5

13

12

5

1

90

高雄

8

3

1

1

1

6

12

10

42

金門

12

9

4

2

2

8

5

8

50

其它

2

4

7

29

4

7

6

3

62

再將出現時間與三個主要記錄地點整合成【表二】,又發現一些現象:台北過境情況遠優於度冬,尤其春季末與秋季初佔的比重都非常高。金門則以度冬取勝。其它地點四月份才有較多機會發現。高雄就更奇了,10-1月間出現情況不錯,但2月明顯盪下來,春過境時屈指可數,9月也不好,形成深秋、初冬之際出現顯著的型式。再找來歷年有4筆的屏東:1月1筆、10月1筆、12月2筆,也與高雄模式類似。如此該地區像是存在另一條遷徙動線,出現時間與其它地區截然不同。

有些情況值得再提出來分享:台東唯一記錄出現於蘭嶼(2006/3),不在臺灣本島上,呈現孤立島嶼常有的候鳥效應。基隆兩筆也都與海有關:和平島(1997/10)、基隆嶼(2007/4)。南投記錄兩次,不但離海甚遠,也是極少見的山區記錄:哥哥原(2002/1,此地接近武界、曲冰)、南投瑞岩溪(2004/4)。澎湖群島十筆全出現於4月,突顯春過境的絕對強勢,有南返北往採行不同路線的暗喻;馬祖都是過境記錄,春(4月8筆)強於秋(9月3筆、10月1筆、11月1筆)。

大赤啄木與綠啄木

分布情況:大赤啄木分布於歐亞大陸高緯度地區(不包括北極圈),華中部份地區也有。臺灣不但是全球分布的最南邊,和其它分布區離的甚遠,最接近的是福建,本地族群於是顯得十分特立,而成為臺灣特有亞種。綠啄木於全世界分布差不多是大赤啄木(高緯度)加上小啄木(中低緯度)範圍的加總,地理分布看似具優越性。

都是臺灣中、高海拔山區難得一見的留鳥,有了放在一起比較的背景基礎。

大赤啄木為啄木鳥屬,數量約在1,000至3,000隻間,綠啄木為綠啄木屬,臺灣的數量卻很少,估計僅500至1,000隻,均亟待保護。相信老熟原始森林面積的日減,是造成牠們數量稀少的主因。本地兩者的數量差距,也容易由鳥類資料庫看出來:大赤啄木記錄筆數為綠啄木1.6倍;綠啄木最大記錄量4隻,都在台中鞍馬山(2筆);大赤啄木記錄4隻以上共25筆,最多南投梅峰17隻(1998/10),屏東霧台霧頭山保護區10隻次之(1993/1)。

鳥名

至2009年記錄筆數

大或等於4隻記錄筆數

大赤啄木

840

25

綠啄木

523

2

由於都在海拔較高的山區活動,這類型棲地面積多、交通也便利觀察的縣市,記錄情況顯得較好如表一。

表一、2000-2009年啄木鳥歷年來各地出現情況

地點

地啄木

綠啄木

大赤啄木

小啄木

小啄木發現機率%

北部

基隆

2

   —

台北

90

5

2

205

1.48

桃園

6

17

35

46

2.04

新竹

7

42

68

62

3.21

苗栗

3

10

41

7.63

中部

台中

6

172

216

320

12.36y

彰化

1

23

1.32

南投

2

154

241

644

21.41u

雲林

1

253

14.79w

南部

嘉義

3

22

74

771

19.81v

台南

3

2

1

192

6.00

高雄

42

24

82

878

14.01x

屏東

4

10

21

206

7.05

東部

宜蘭

4

54

52

131

2.17

花蓮

10

16

124

6.37

台東

1

5

18

112

9.47

離外島

澎湖

10

金門

50

馬祖

13

總計

244

523

840

4,008

仔細研究後發覺,綠啄木在臺灣南部的活動情況似乎較弱,東部三縣市亦隨著緯度降低而次數遞減,且不但族群數量較寡,出現地點也有集中化趨勢。這些現象都不見於大赤啄木,其分布區域比綠啄木更為廣闊。取兩種啄木鳥記錄最多前十名地點(如表三),合計次數佔全部的比例各是65.6%、60.2%,集中現象綠啄木稍具優勢。注意綠啄木的十個地點都在中、北部,大赤啄木則有兩處在南部:高雄藤枝、嘉義阿里山,地域分布性的不同可能確實存在。

表三、臺灣地區兩種啄木鳥記錄次數前十名地點

綠啄木

次數

大赤啄木

次數

台中鞍馬山山區

119

台中鞍馬山山區

162

宜蘭太平山翠峰湖

41

南投梅峰

56

南投梅峰

38

南投北東眼山

44

南投北東眼山

36

 高雄藤枝山區

44

新竹160林道

24

台中雪山坑

40

台中雪山坑

24

新竹160林道

37

桃園拉拉山區

17

南投瑞岩溪

36

南投瑞岩溪

16

桃園拉拉山區

31

南投塔塔加

16

嘉義阿里山

28

新竹觀霧

12

新竹觀霧

28

小計次數

343 506

歷年記錄總數

523 840

所佔百分比 %

65.6 60.2

這兩種啄木鳥在平地或海拔500公尺以下丘陵出現次數極少,大赤啄木:屏東潮州水底寮(1978/9)、桃園後慈湖(1998/12),宜蘭寒溪(1999/11),綠啄木:新竹港南(1993/12),新竹竹東燥樹排(2008/3,竹東往觀霧清泉路上進入沒多遠),說是冬季山鳥降遷的影響嗎?有一點味道,可惜樣本數還太少。綠啄木跟新竹好像很有緣,翻出李棟山記錄,綠啄木有4筆,大赤啄木還沒有,真有地理上的巧合?最高記錄地點方面,兩種在合歡山(松雪樓至風口之間)都有幾筆記錄,綠啄木還多了南湖圈谷,標高在3,300~3,400左右,看來沒有什麼差別。平心而論,想在海拔1,500公尺以下山區遇見綠啄木或大赤啄木,都不是容易期待的事。2008/8台東都蘭山有大赤啄木,是海岸山脈兩啄木鳥的唯一記錄。

看完資料浮現出大致印象,兩種啄木分布高度都約在1,000~3,000公尺以上,又突然發現福山植物園是個大例外,由宜蘭雙連埤進出,園區範圍實際主要在台北福山,標高500、600公尺左右的哈盆,四週阿玉山群圍繞,高度全沒超過1,500公尺。有大赤啄木11筆、綠啄木6筆,出現時間包括繁殖、非繁殖期,高山鳥類冬降現象沒有特顯出來。歷年來台北大赤啄木、綠啄木記錄都非常少,前者2筆、後者5筆,除1998/4北插天山有綠啄木外,都出現在烏來山區,地緣上與福山植物園能連在一起。這個雪山山脈北段海拔千把公尺以下的區域,還藏有那些生物分布的奧秘呢?

北少南多的小啄木

分布情況:大赤啄全球僅分布於東亞,自西伯利亞東南部臨太平洋起,往西南方至中南半島之間的廣大地帶,包括韓國、中國東半部、海南島及臺灣,加上蘇門答臘、婆羅洲的部份區域。日本、菲律賓無分布。看來東亞環太平洋的島弧上,臺灣是唯一有活動的地區,但沒有出現在臺灣本島以外,包括龜山島、蘭嶼及綠島。

小啄木小啄木為啄木鳥屬,出現範圍以丘陵、山地為主,卻有個特殊現象不同於一般山鳥。如表一,臺灣西部平原分布以濁水溪為界,南、北之間的情況有了極顯著差異,很像當前的政黨支持板塊。溪南在市區內學校、大型綠園,甚至出海口防風林,都有不少記錄,像台南成功大學、高雄市美術館、雲林西螺國中、嘉義市植物園、曾文溪口北岸等。濁水溪以北地方,只能在丘陵、山地尋覓,像彰化記錄幾乎都在八卦山區,平原與城市的出現機會,只約是迷鳥或稀有級程度。北部幾個縣市都有面積頗廣的丘陵,出現機率大多比不過以平原為主的台南,台北的數據居然只大過基隆與彰化,宜蘭、桃園也好不了多少,有著越往島嶼北邊走,發現機會越少的傾向。東部三個縣份出現情形,正好是整個臺灣島的縮影。

最高記錄地點有宜蘭太平山、桃園拉拉山、南投梅峰、嘉義二萬坪與塔塔加(標高2,610m)等,除後者外海拔都在2,000公尺上下,說明小啄木在各地中海拔山區分布差異並不明顯,大不同主要還是平地這一塊。南部平原上有不少繁殖期記錄,冬季降棲行為因此不容易看出。

歷來至2009年底前,台北共有403筆小啄木記錄,一年平均十多筆,能見度其實低。主要出現在新店直潭國小至烏來、福山之間各個地點,三峽與土城的山列是另一處記錄較多的區域。盆地內的台北大都會,及緊臨盆邊大部份山區,實際上皆非常不容易見到,2000-2009年只有3筆記錄:臺灣大學(2005/7)、淡水淡江農場(2007/3)、台北植物園(2007/2),1999年之前有深坑(1986/1、1992/1)、金山(1986/10)、陽明山(1990/4)、木柵貓空(1990/2)、松山虎山(1999/7)。整體情況類似赤腹山雀、棕噪眉與小卷尾,都有棲地縮減、破碎化,導致族群減少的困境,但記錄次數又與這些山鳥差上一大段。

今年5/3與彥羽一同到三峽鹿窟山區(五寮尖對面),進行臺灣繁殖鳥類調查。最後一個調查點有幾棵高大的向陽性樹木,清明節於南投竹山類似環境觀察到小啄木,想著這次也同樣有好運嗎?居然真的出現了,還一次來3隻!個人第一隻小啄木,是清晨由台南烏山頭國民旅社(當時還未改建)出來,在門口旁邊樹上看到。感覺這個在中、南部不怎麼挑棲地的鳥類,為什麼到了台北就變得不易尋覓,一直是筆者長久來的疑惑。小啄木分布範圍可至北緯40幾度地區,氣溫差距不該是解釋臺灣南、北分布不同的主因。想到了濕冷的東北季風,對這種喜好向陽地帶活動的鳥類可能有影響,也看到汐止、平溪、瑞芳、貢寮、雙溪等地,目前發現記錄全部空白,這裡正是東北季風強盛的區域;如前所述,陽明山區及北海岸沿線也只有寥寥幾筆。小啄木對牠需要經常關懷、診斷的樹種,可能也有著某些挑剔性。這方面總總,都等待高明來做詳盡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