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禽影-台北市區的賞鷹經驗

文/丁昶升

在淡水河系各個濕地,發現紅隼、遊隼、澤鵟、黑鳶,是很正常的現象,因為棲地環境對了。台北都會中心區房多、人多,反而難得看見猛禽,每次相遇,心情總是特別好,都留下很深刻印象。難得這次不做大規模數字排列評比,講些城市裡的賞鷹經驗。可惜某些偶遇沒有轉為記錄留存,只憑記憶來回味。

鳳頭蒼鷹

去年2月剛換新數位相機,常到華山藝文中心練技術。那邊鳥況單薄,僅喜鵲、珠頸斑鳩、家八哥、麻雀等都市型鳥種,卻遇上市區十分少見的鳳頭蒼鷹,更特別是牠的雙腳都有鐵環,顯然曾為人類飼養。後來又看到一次,人們運動、聊天,牠在樹上無動於衷,警戒性不是很強。當時對其未來有些想法,沒想到居然能有後續的訊息。

最近「自然攝影中心」網站陳松明(GALAZ)、張俊德(Alder)兩位鳥友報導,有隻腳上套著「雞眼扣」的鳳頭蒼鷹雄鳥,出現在臺北市中心,比對照片,果然是牠!去年三月開始在自由廣場(中正紀念堂)繁殖,今年換到大安森林公園去了;自由廣場則出現另外一對育雛,是那裡連續三年的觀察。所以今年臺北市區內至少有兩組親鳥繁殖,而且確認有隻雄鳥換過位置。

228和平公園、自由廣場與植物園之間,為台北城中綠意密度相當高的區域。曾經望見鳳頭蒼鷹站在台北賓館屋頂的避雷針,2003/3看到由台北賓館飛至自由廣場。兩年前某個夏日傍晚,在愛國西路、重慶南路口待轉等紅燈,兩隻鳳頭蒼鷹由小南門方向飛來。前面的體型較大,腳上拎著類似老鼠的獵物,後頭那隻尾隨,然後一起落在教育大學前的馬路分隔島。很想繞回去看得仔細,不過對面是總統官邸,警察多、特勤更多,短暫邂逅如此終結。最近在10月中旬,也是騎車在中央銀行對面馬路等待燈號,國家音樂廳的黃色屋頂上,有隻大鳥站得直挺挺的往下俯視,還是聯想到牠。

鳳頭蒼鷹是目前臺北市區裡,唯一確認繁殖的日行性猛禽留鳥,1988/11由林文宏兄在植物園首開發現記錄。比較20年前,市內活動區域頗有增長。研究發現,鳳頭蒼鷹對棲地的適應能力極佳,巢位有時築在想像不到,距離人類居住處非常近的地點。查了一下,關渡最初的鳳頭蒼鷹記錄,出現在1995/1。更早之前,當關渡平原除濕地、稻田外,沒什麼其它重要地貌時,牠的勢力範圍還不及於此。現在茂盛樹木這邊一整片、那裡一大堆,重回三百年前臺灣平野的原始模樣,於是鳳頭蒼鷹在關渡上演齣回鄉記。綠化程度越來越好的臺北市區亦當如此。

所以鐵環雄鷹這兩年至少在三個地方活動過:華山藝文中心、自由廣場及大安森林公園,綠地之間相距1-2公里。最近幾年個人也在國父紀念館、臺大校園看見鳳頭蒼鷹;228和平公園也有一筆記錄。再加上市內最初發現的植物園,及其對面的建國中學,就是目前臺北市中心的鳳頭蒼鷹地圖了。每個相臨地點間直線距離,最多也在2公里左右。自2001年至今,與河岸邊接近的華江橋濕地(3筆)、松山機場(2筆)、青年公園(2筆)都有記錄出現,此三地與山區距離都有些遠,推測來自市區的可能性為高。它們離前面六、七個地點最近的也在1-2公里程度。雖然無法確認每隻個體的身份,仍先測出在市區中可能的活動範圍廣度,預期未來鳳頭蒼鷹將持續在台北都會擴散族群,等以後再來審視。有空請多注意這隻帶著腳環的雄鳥吧!牠將是解開鳳頭蒼鷹分布謎題的一把鑰匙。

編按:臺大李平篤老師敘述,每日清晨提早到校時,總聽見鳳頭蒼鷹的鳴叫聲,常在古蹟大煙囪旁樹林發現鳳頭蒼鷹的停棲。

紅隼

說到市區最常見到的猛禽,其實紅隼才是,卻有季節性。

每年10、11月,候鳥陸續抵達臺灣度冬之際,臺北市區有段紅隼的小發現期,出現位置隨機性很大,不一定與綠地相關。有回上班,在公司樓下剛停好機車,眼前一隻紅隼順著南京東路,往小巨蛋那邊悠然滑去,這比咖啡、紅茶還提神醒腦。兩、三年前某個清早帶兒子上學,在板橋南雅南路口等紅燈,紅隼從湳仔溝順著縣民大道進來,一共3隻!各飛各的,卻齊向縣府大樓那兒過去。猜想牠們是在遷徙路上結伴同行,不然應該發生下面事件。場景在敦化南路、仁愛路口圓環,遇過兩回。繁忙的車陣上空,突然兩隻紅隼迎面互衝而來,接近對方時還發出高亢的嘎嘎聲響,擦身而過後迅速翻轉,又各自揚長而去,有一次還類似以腳爪互抓。雖只一氣呵成的幾秒鐘畫面,看得絕對震憾。想像這是剛來度冬的紅隼,還在都會裡喬地盤,因此出現威嚇的大動作。而誰主誰客,如何論勝負,還是圓環正好是領域交界或重疊處,就莫知續情了。

十幾年前常往松山饒河街一帶跑,久了發覺冬天有隻紅隼,會停在火車站旁的戶政事務所大樓。牠經常朝五分埔商圈一帶眺望,這個約十樓高、沒有人騷擾的窗台,是休息及預備攻擊的位置。看了兩、三年後沒再出現,商圈人潮越來越多,台北、松山鐵路地下化接著完成,整體環境有了改變。今年二月在板橋長江路看家燕回來繁殖沒,兒子喊對面大樓有鳥,是紅隼停在近樓頂的冷氣木製擋板上,地點靠近江子翠,大漢溪沿岸高灘地會是牠主要出沒的場所。臨近幾條淡水河主要溪流的高樓,相信都有同樣的機會。

遊隼

說到大樓,又記起今年4/17下午五點多,行經板橋縣民廣場,兒子發現有猛禽盤旋,不久停在25層高的車站大廈樓頂,剛好有帶數位相機,拍下來,哇!遊隼!第一次在大台北的都會核心區看到,又讓父子倆高興一陣,畫面好小一隻也沒關係,研判是過境偶然停留或夜棲。近年來新板特區興建不少高樓,與周邊傳統公寓區,至少有20層樓的高差,正適合遊隼擅長俯衝而下,以高速殺向獵物的習性,此區再遇見牠絕對可以期待。更早之前,新光摩天大樓也傳出有遊隼穩定出現,陳世中兄在哪上班看過許多次。陳岳輝大哥在忠孝橋(往台北火車站方向)、延平北路(國道客運總站上空)、北門、仁愛路電信(大樓?) 及中華路一段,也記錄過遊隼,與新光摩天樓都有地緣關聯。將這些地點串起來,離核心位置最遠的在2公里左右,期待有心者深入觀察及報導,成為一篇精彩的城市猛禽故事。

其他猛禽

城市裡中大型公園、校園,有提供過境猛禽暫時休歇的功能。2005/3/11一個連續雨日剛結束的大晴天早上,騎車經過北市公園路,一隻灰面鵟鷹正在228和平公園上頭盤旋,繞了幾圈,緩緩向台北賓館那邊飛去,想著牠該正在繼續今年春天還未完成的旅途。2005/10也在228公園,方偉宏兄看到日本松雀鷹正在枝頭拔獵物鳥毛,運氣就更好了。2009/2大安森林公園來隻紅喉鶲(又有云紅胸鶲),也跑去看稀客。一大堆人機的焦點全往樹上集中,習慣性抬頭望了一下,荷!一隻北雀鷹正在上方,撐開長細、末端呈尖的雙翅,轉了幾圈後飛往大安國宅方向而消失,於是多看了一種好鳥的樂趣。走出公園大門的當下,又瞄到聖家堂那邊有紅隼在高處盤旋,後來停在大樓頂端。不知道這兩種都很強悍的猛禽,是否也曾在大安森林公園的天空打過架?也為了領域之爭?

臺大校園記錄過9種日行性猛禽,為所有台北都會綠園中最多的一處。這是市區與近郊山地的緩衝帶,鳳頭蒼鷹之外,多了看到大冠鷲、松雀鷹機會,還有日本松雀鷹、灰面鵟鷹、赤腹鷹、蜂鷹。魚鷹與黑鳶與附近的新店溪有關,漫遊、環繞於是來到校園上方,也是市中心唯一記錄過的地點。澤鵟、灰澤鵟之類對濕地環境的依賴頗深,查閱資料庫,還沒在臺北市區任何屋舍密集處被發現過,能作為判斷其選擇活動路線的參考。鵟最近幾年關渡濕地出現過,離市區已經很遠。

去年春天在觀音山的觀鷹會場,以單筒調到隻又大又黑的猛禽,正鼓翅通過台北大橋迪化街側的上空。雖然這麼遠距離誰也認不出誰,點出過境時候猛禽並沒在台北的天空缺席。別忘記常往天空多瞧瞧。

可能脫逃、雙腳有鐵環的鳳頭蒼鷹雄鳥,2009/2於華山藝文中心。丁昶升攝

臺灣大學校園的鳳頭蒼鷹幼鳥,2009/8於近醉月湖。丁昶升攝

紅隼停在大樓頂端,2010/2於板橋長江路。丁昶升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