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椋鳥

歐洲椋鳥對原生洞穴繁殖鳥類的影響

European Starlings and Their Effect on Native Cavity-Nesting Birds

WALTER D. KOENIG
Hastings Natural History Reservati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歐洲椋鳥(Sturnus vulgaris) 1890年被引進紐約。從那時起變成北美洲最普遍的鳥種。椋鳥是積極的競爭者,常搶奪其他洞穴繁殖者的巢穴。這個習性讓牠們很容易被認定、牠們的入侵影響了原生洞穴繁殖鳥類。

利用聖誕節數鳥活動及繁殖調查,作者比較了27種原生洞穴繁殖鳥類、在椋鳥入侵棲地前後的平均密度。結果與原來預期的相反,只有10種可能可歸因於椋鳥之影響,其中只有半數的影響是負面的;5種中的2種有負面影響的,在ㄧ次分析中減少,在另ㄧ依次分析中卻增加;另2種密度降低鳥種卻更可能歸因於其他因素而非椋鳥;只有Sapsuckers (Sphyrapicus spp.)顯示其減少可能歸因於椋鳥。當然這些鳥種密度降低的可能性仍可能發生,如果椋鳥繼續增加的話。

這個研究結果無法支持椋鳥對原生鳥類數量嚴重衝襲的假設。這個結果凸顯了預測入侵種對原生種數量衝擊的困難度。顯然地,儘管椋鳥數量龐大、並且積極搶奪巢位,原生種自有牠們的方法對抗椋鳥的入侵。

Walter  D. Koenig — Hastings Natural History Reservati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歐洲椋鳥的有趣事情

歐洲椋鳥的雌雄鳥均可學習人語;有些椋鳥可學習其他鳥類的鳴唱。估計有1/3至1/2的雌鳥連續幾年回到同一個巢箱或地區。在遷移時族群量可達10萬隻,棲息時群聚達百萬隻以上。而ㄧ對椋鳥可在1-3天內築好一個巢,雌雄鳥均抱卵。約15-33%第一巢被其他椋鳥托卵。嘴喙的構造特殊,可彈性張開以咬住獵物或將植物撐開。一年只換ㄧ次羽毛,冬羽上的斑點磨損後,讓牠們在春天時顯現黑色的光澤。腸道的長度因季節而變化,夏天時因吃富含蛋白質的昆蟲而變短,冬天時因吃富含碳水化合物的種子而變長。(Source:Analysis of Vetebrate Structure, Hildebrand and Goslow) http://www.sialis.org/

群體優勢加適應良好的歐洲椋鳥

 

因棲息時以大量群聚的習性而聞名。良好適應於城鎮及都會生活。鬆散的集體繁殖,雄鳥激烈護巢。成群覓食,以半張開的嘴喙探尋地面的蠕蟲及昆蟲。杯狀巢築於樹洞、岩石間、建築物裡、巢箱中。

分布地區從歐洲及北非東部、遠至中國西部及印度。被引進至北美、南非及澳洲南部。

資料來源:The Birds of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