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地區鷺科鳥類出現情況(Chart)

作者: 丁昶升

台北地區2000年至09共有13,806筆記錄,數目足以對整體鷺科動態做個瞭解,【表一】為最近十年台北地區的情況,各鷺科鳥類則簡述如後。

註:發現機率 = 各月發現次數 ÷ 2000-09年各年當月記錄次數之加總。

常見的鷺科 (A類):

記錄1,000次以上的1-6之六個鳥種於臺灣的生息狀態頗為紊亂,不論列為留鳥、夏候鳥、冬候鳥的,通通全年都能發現,真實情況需要追蹤及研究。

A-1 : 小白鷺

小白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發現率最高,且遙遙領先於第二名的夜鷺,與適應環境廣泛度高絕對有關,海邊、河岸到梯田、山溪都有。年初高雄鳥會於後勁溪口,曾回收一隻標記的小白鷺,來自日本本州中部兵庫縣,證明擁有候鳥族群,2010年鳥類名錄列為:留、普冬、不普過、普。看【圖一】,10月份發現率不但較高、記錄數量也大,為過境群加入的效應?整體生息狀態仍然混沌不明。

A-2 : 夜鷺

夜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台北地區以夏季情況最為活絡,冬季次之,春秋過境期反而稍為冷淡,與新版鳥類名錄說的:“留、普/冬、稀/過、稀”,似乎有些差異。日本及菲律賓曾回收臺灣繫放的夜鷺,能證實候鳥族群存在。只是夏天於台北繁殖的夜鷺,有多少比例冬天時仍留在這裡?現在還應該是個謎。淺山區較寬闊的溪流邊也能活動,如三峽鹿母潭、平溪菁桐、內湖內溝、雙溪上林村等,分布範圍比小白鷺有侷限性。

A-3 : 黃頭鷺

黃頭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鳥類名錄說:留、普,引起網路上鳥友熱烈討論。2009/3屏東有隻黃頭鷺裝上衛星發報機,4/20離台,經過福建、浙江,飛行1,000公里後,5/1抵達安徽的繁殖地,9月又沿著相同路線回到屏東,為冬候鳥身份的證據。但台北地區反而冬天(11至2月)出現率最低、數量最少,夏、秋季才是全年族群最旺的時候,狀況又與該次繫放經驗不同了,活動度的複雜不是三言兩語說的分明。

何一先補充意見:黃頭鷺在臺灣的狀況與家燕類似

繁殖時期:臺灣中南部的黃頭鷺北返到中國東南各省繁殖,菲律賓及南洋一帶北返至臺灣繁殖(關渡紅樹林有龐大的黃頭鷺繁殖族群)。

度冬時期:中國的黃頭鷺南下至臺灣或更南方度冬,臺灣繁殖的族群南遷至菲律賓或南洋一帶度冬。

9月之後,候鳥衛星計畫想瞭解候鳥南遷的路線,預計要到墾丁一帶繫放鷺科鳥類,希望屆時能解開部分之謎。

A-4 : 蒼鷺

蒼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記錄次數比身材略小的大白鷺多一些,可以適應的環境型式稍廣,因此略佔優勢,像近山區的三芝北新莊(2)、土城彈藥庫(2)及文山煤礦(1),與都會區228和平公園(1),都是大白鷺沒有記錄過的點。台北地區以冬候鳥為主,過境鳥次之,夏季還有少量。遷徙時單種成群移動,還沒見到過境的蒼鷺群中混進了白鷺鷥。

A-5 : 大白鷺

大白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出現模式與蒼鷺十分相近,明顯的冬眾、夏寡,不同在本種秋季數目顯著的多。鳥類名錄列為冬、普/夏、稀,但蒼鷺只是冬、普罷了,有點奇怪。

A-6 : 中白鷺

中白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棲地偏好為淡水型的草澤環境例如水田,很容易在合適的地點出現,但族群集結量大大不及大、小白鷺與黃頭鷺,即使過境期亦如是,連記錄次數也頗有差距了。近來各地陸續發現繁殖。

 

不普及的鷺科(B類):

記錄次數在100至1,000之間的7-12也有六種。沒那樣常見的原因,不是有特定環境需求,要不就是季節性明顯變化,或者兩者兼備。

B-1 : 黑冠麻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近來明顯的在各地擴張,十多年前鳥友們還是百聞不得一見。台北最早10個記錄地點,全出現於1995年前,裡頭只有植物園(也是台北最早記錄處/1985年)位居市內,其它全在都會周邊山區。1995-97年間開始有了轉變,先是1995/5內湖山上首筆築巢及育雛目擊;1996/8同安街(近中正橋)有救傷記錄,為市區第二筆;1997/9也在仁愛路與建國南路口發現,顯示族群已向市區適當棲地擴展開來。2009年為止台北共有921筆記錄,1972-1999年佔186筆,約八成記錄出現在最近十年。一個區域內之綠帶充足的話,便有機會有黑冠麻鷺前來活動,依此來看,台北還有很大的擴散空間。整體次數夏季較多、冬季較少,有候鳥族群存在嗎?在台北野柳、澎湖花嶼及天人湖、高雄東沙島記錄過,但還不敢說定。

B-2 : 岩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歷年來除關渡(1992/11、2000/12)、舊五股濕地(1978/9)、華中橋(1995/12)這四筆外,全出現海岸線及其附近(如田寮洋),顯現對濱海地帶的高度依賴,特別是岩岸與岩礁環境。最近十年野柳共有655筆,佔同期記錄將近九成,成為尋看本種最佳地點。過境期間賞鳥人潮熱衷追尋海岸線附近,本種出現狀況也隨之激烈起伏,一如【圖八】,反而混淆其基本面貌。有鳥友曾在野柳發現巢位築在不易抵達的岩壁下,且與海面有些高度差,而岩鷺的繁殖行為仍極少為人目睹。一般認為是臺灣的留鳥,2001/8/18金山記錄50隻,是否也有大量群聚的時候但罕為人知?還是辨認錯誤而誤記?已不易追真相。1985/7/21金山也記錄過20隻,可信度就很高了,與近年數量相比卻有今不如昔之虞。

B-3 : 黃小鷺

黃小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常隱身濕地草叢,體色又能溶入環境,若非飛行或受驚嚇移動,不太容易先期發現。以夏天出現最頻繁,冬天最冷清,以往認為冬季活動度大幅降低,因此不易察覺,近來確知有夏候鳥群存在。以關渡540筆最多,佔2000-09年85%,曾於5、6、11月穿越線調查看到40隻以上,推論秋末應該也有個過境高峰?還需更多資料支撐。其它重要地點在大河之畔如華江橋、社子,及過境期海岸線附近如田寮洋、金山。大漢溪邊近年陸續開闢多個人工濕地,目前也是經常記錄的區域。特殊地點則有:2001/7/8陽明山二子坪15隻、2008/11/30內湖內溝8隻,烏來、觀音山及情人湖(應該在基隆)也有,顯示也可在山區適宜的棲地活動。

B-4 : 池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華南的留鳥、華中及華北的夏候鳥,繁殖範圍緯度涵蓋臺灣,1860年代史溫侯有過「華南及福爾摩莎的留鳥」的描述,但多年來臺灣未有過繁殖報告。一年四季都會出現,目前僅能認知夏天零星記錄,如2002/7/14金山清水,係貼近繁殖區產生的偶然邂逅。台北首筆記錄在1985/4/14關渡1隻,發現時間似乎稍晚。1999年之前有140筆,2000至09年共363筆,近來族群似有漸增傾向。以4、5月最常出現,典型春過境優於秋季的鳥種。冬季也有少量記錄,但冬羽有時會誤為弄髒的黃頭鷺而遭忽略。也出現於內陸、都會區的親水環境,如廣興、烏來、內湖內溝及南港公園、大安森林公園,分布範圍頗為廣泛。

B-5 : 綠簑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鳥類名錄是留、不普/過、稀,但最近十年的台北情況反而像是純候鳥了,且五筆標示幼鳥的記錄:烏來4筆、二重疏洪道1筆,全出現於10-2月,而早年台北某些地點繁殖期間確實有發現幼鳥,生態習性似乎仍有許多謎團。今年4月底阮爸在龜山島龜尾湖畔,同時看到兩成一幼;王昶欣鳥友夏季在台南四草南寮,幾次發現成、幼鳥一起活動;近年也有些夏季記錄於不同年度,出現於鰲鼓、鳳山水庫、基隆八斗子等沿海地帶。整合起來,除樹林茂盛的山區溪流外,綠簑鷺應該也在海岸附近的類似環境進行繁殖,只是習性依舊孤單而鮮為人見。近來山區溪流土石化現象日益擴大,八八水災更揭露臺灣山區地質的嚴重脆弱,綠簑鷺成為最直接的受難者,生習狀況值得關切。

B-6 : 唐白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另一種史溫侯時代認為繁殖,近年卻未發現的鷺科鳥類。冬季臺灣各地雖有零星記錄,主要仍以過境面貌呈現。在台北,秋天出現時段短於春季,但數量多,集中趨勢較為顯著。出現以海岸附近的地點佔絕大多數,挖仔尾是發現本種的最佳去處。內陸地帶行蹤有限,如華江橋、關渡、松山機場等,數量也更少了。

稀有級的鷺科(C類):

平均台北一年記錄次數不到十次,除了確實少見外,又經常有著行蹤隱密的特性。由於稀罕,同樣目標可能由於鳥人互通訊息,記錄重覆度高,發見度相對有者偏高傾向。

C-1:紫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台北秋季出現率最高,炎夏就沒有了。以關渡、金山、田寮洋三地最常發現,2007/11/14也到過大安森林公園。2001/10/11華中橋20隻是最近十年最大量。

C-2:栗小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分布情況頗為難懂。與之體型、活動棲地都很相似的黃小鷺,最近十年記錄筆數是本種十倍以上,不知差異原因在哪?1972-1999年間發現機率為0.69%(87÷12666),高於2000-09年0.41%(57÷13806),兩個時段記錄總數相近,最近十年似乎比以往更難發現,但下表又顯示2006年後發現率已普遍增加。來自關渡的數字:2008/5/10,33隻,2009/10/11,60隻,數量又不像記錄面看來那般稀罕。十年來關渡栗小鷺只有24筆記錄,而黃小鷺有540筆,就區域集中性來說,最近十年黃小鷺只有12.8%(79/619)出現在關渡以外地點,栗小鷺有57.9%(33/57),後者分布區域似乎更為廣闊。大漢溪人工濕地可能頗適宜本種喜好,各地首次記錄時間:新海濕地2005/5/19、樹林鹿角坑濕地2008/7/28、土城打鳥埤濕地2009/5/2,與這些濕地開放時間相距不遠。新近完成的浮洲濕地,筆者觀察也是栗小鷺次數高於黃小鷺。

補充:再思索栗小鷺情況。為什麼關渡的黃小鷺如此多,但台北別地方沒有呢。而上週六在浮洲濕地至少看到5隻栗小鷺,有隻從面前飛過的眼睛周邊紅紅一片,看來應該會繁殖,又最多3隻飛在大漢溪鐵路橋下河床。

目前思考是:會不會與濕地草莖植物的分布情況有關?黃小鷺喜歡濃密、大面積的草澤環境,所以關渡特別多;栗小鷺喜歡有草生植物的溪邊,通常流幅不會太小,而草生植被只要沿水畔分布即可,無需密密麻麻一大片。如果沒錯,那這兩種小鷺對濕地環境的運用模式應該也有差異,一個喜歡鑽密草,一個喜歡杵在水邊,或許又和每個濕地的水草種類不同有關,以上論點不適用於過境族群..因當時對棲地的需求標準可以降低。
同樣的也只是想法,得有證明。

C-3:黃頸黑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春季過境較為明顯,很多時候來自強力梅雨阻擋的暫留,但梅雨年年來,更多的年份卻一見難求,差異原因無法詮釋。在植被蔽蔭度高的淡水型濕地旁單隻出現,不易發現。十九世紀史溫侯認為本種於臺灣繁殖,今日狀況顯然不同。最近十年台北共有42筆記錄,實際整理只有十回:2000/9野柳,2001/5社子、植物園,2001/5關渡,2002/11三芝古庒,2003/2淡水,2003/10野柳,2006/6田寮洋、大安森林公園,2008/6關渡。比起1999年之前只有兩次:1990/4南港四分溪,1997/6關渡,黃頸黑鷺的掌握度提高不少。

C-4 : 大麻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5、6月梅雨鋒面阻擋候鳥的效應,罕見的不顯示在本種出現狀況中。春過境機率低於秋天,度冬現象其實並不明顯,行蹤十分隱密。最近十年只出現在四個地點,關渡最多,田寮洋次之,金山清水、華中橋各有一次。

C-5 : 秋小鷺

Powered by TSBA.mobi GoogleGraph Wordpress plugin


10筆單隻記錄來自松山機場(2001/5/31)、台大農場(2001/6/2-4)、關渡自然公園(2004/9/15)、植物園(2004/11/2)四次發現,次數既少、出現地點也無規律性。

C-6 : 麻鷺

資料庫二十幾筆記錄主要來自宜蘭,台北還沒開張。繁殖區在日本,度冬區在菲律賓,遷徙路線經過臺灣,照理台北不應沒有出現機會。下回看到黑冠麻鷺特別是在沿海樹林帶,記得注意一下頭頂,沒有黑色頭羽的很可能BINGO中大獎。

2010年版鳥類名錄上的鷺科還有白頸黑鷺、棕夜鷺、爪哇池鷺、白臉鷺,都是臺灣十年難得一見,台北也全沒發現過。聊到最後,那最近十年台北那個地方出現過最多種的鷺科呢?在野柳!除秋小鷺、麻鷺外,共有16種。一個沒有具備許多鷺科喜好棲息條件的地點,能夠吸引過境候鳥短暫停留,這就是野柳之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