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臺灣大雞、小雞們的分布情況

文/丁昶升

雉科鳥類體型差異極大,臺灣的黑長尾雉、藍腹鷴、環頸雉的雄鳥身長都大於70公分,但體型小的鵪鶉、藍胸鶉(小鵪鶉)只有十多公分。三趾鶉科鳥類不論外觀、體長皆類似鵪鶉,活動環境及生態習性,也與雉雞科相近,所以一併介紹,以壯本文聲勢,不然臺灣的雉科還不到十種哩。三趾鶉科屬鶴形目,雉科則為雞形目,分類上的差異頗大。三趾鶉科只三個腳趾,後趾已經退化;一雌多雄的繁殖模式,與雉雞常有的一雄多雌恰成對比。古書說:羽毛無斑者為鵪,有斑者為鶉,不過臺灣此類長像小雞模樣的鵪鶉、三趾鶉,羽毛都有不少斑點,資質駑鈍無法參透古人言。此回的主角們有居住平原,有的偏愛山區,共通處是飛行力差,除開鵪鶉其餘都為留鳥,特有種、特有亞種比例相當高。移動能力不佳,對棲地倚賴度相當高,人類獵捕之外,活動地被破壞或出現嚴重干擾,皆是影響生存的主因。很不幸的,目前臺灣這群鳥類普遍面臨棲地縮減的危機。

這群雞們都有警覺性高、發現不易的特性,僅環頸雉體型大,又活動在旱地草叢邊,保持距離還有長時間觀看的機會。其它鳥種有的平地活動,但體型小,常一溜煙鑽進草叢不復見;山區大型雉雞,稍有干擾也立即躲入濃密樹林內,也沒得觀察。某些鳥種記錄次數,比迷鳥、稀有級候鳥更少,對牠們的瞭解及掌握度嚴重不足。像環頸雉及鵪鶉,因為具有經濟價值(如食用肉、蛋),臺灣也有人飼養,免不了逸出情況,另外又牽涉到不同亞種的問題。

介紹順序體型先大後小,以最近十年(2000-2009年)鳥類記錄製作前兩表,有時添增更早的記錄加強說明;更稀罕難見的放在【表三】,因資料量缺乏的緣故,則取用歷年來所有記錄。

【表一】大雞們臺灣各地記錄與發現率
地點 環頸雉 藍腹鷴 黑長尾雉
記錄筆數 發現機率% 記錄筆數 發現機率% 記錄筆數 發現機率%
基隆
台北 24 0.17 9 0.06
桃園 6 0.26 10 0.44 2 0.08
新竹 5 0.25 18 0.93 10 0.51
苗栗 9 1.67 15 2.79
台中 14 0.54 85 3.28 62 2.39
彰化 3 0.17
南投 1 0.03 192 6.38 104 3.45
雲林 4 0.23 19 1.11
嘉義 8 0.20 78 2.00 12 0.30
台南 116 0.36 4 0.12
高雄 10 0.15 25 0.39 24 0.38
屏東 3 0.10 22 0.75 1 0.03
宜蘭 31 0.51 22 0.36 32 0.53
花蓮 502 25.79 9 0.46 3 0.15
台東 138 11.67 26 2.19 8 0.67
澎湖
金門 248 23.48
馬祖

環頸雉:

活動於開闊的平原、台地環境,確切的最高記錄地點在高雄南橫埡口,看來有點怪,最近十年南投也只在埔里出現過一次,山區應該不是牠的最愛。台北最近十年共24筆記錄,有天母、北投珠海路、關渡(大度路北邊農地)、老梅、坪林金瓜寮、金山清水、華江橋、台大安坑農場等地,位置及時間都無連續性,通常認為與人類因素或逸出有關。台北近郊平原開發殆盡,應無野生族群存在。目前全臺灣地區穩定出現在花蓮、金門與台東,都是耕地廣闊、粗約利用的地方。有趣的是開發程度頗高的台中排名第四,原來越戰期間擴建清泉崗機場(完工時為美軍在遠東最大空軍基地),順便把那裡的環頸雉框入禁區,意外形成保育效果,聽說清泉崗群也擁有最純正臺灣亞種的身份。第五名為宜蘭,近三分之二記錄來自地形封閉性高、人為開發度低的南澳,有識者以為蘇花高完工後,當地將擁入大量旅遊的人車,對環頸雉生存頗為不利。

藍腹鷴:

藍腹鷳這種害羞的大型山雞,喜好於茂密森林底層活動。台北近年只有9筆,在福山、巴福越嶺、北插天山等,比烏來、三峽的尋常賞鳥地點更加偏遠。事實上有機會分布於林相完好、隱密度高的淺山地帶,像雲林林內湖本村、嘉義蘭潭,距繁華的斗六市、嘉義市不是很遠。有2001/12苗栗西湖渡假村,及2006/7石門水庫,都是遊客極熾的觀光風景區,有賴棲地周邊森林維持良好的條件。近年出現海拔最高地點,在花蓮關原(2,374公尺,2004/9)及南投塔塔加(2,600公尺左右,2006/10),各只有一筆記錄,到2,000公尺以上地區的機會已經不大。

黑長尾雉(帝雉):

黑長尾雉分布海拔最高,為臺灣最晚發現的雉科鳥類。首次地點在南投樂樂山區(近東埔溫泉),標高約2,100公尺,這數字是個很好的參考值,轄區內全未超過此(基隆、彰化、雲林及台南),或僅有少數山頭超過的(台北),全成了黑長尾雉的絕緣區,歷來記錄也呈現如此。離台北最近的發現點在拉拉山,2001、2002年的6月各有一回,亦為桃園僅有的兩次,相當稀罕。與台北接臨的宜蘭,出現高度較低地點有太平山、棲蘭神木區、鴛鴦湖等,也全接近兩千公尺。資料提到本種冬季有降棲現象,由北、桃、宜這個區塊卻看不出來。

【表二】小雞們臺灣各地記錄與發現率
地點 竹雞 臺灣山鷓鴣 棕三趾鶉
記錄筆數 發現機率% 記錄筆數 發現機率% 記錄筆數 發現機率%
基隆 49 10.06
台北 1,328 9.64 54 0.39 14 0.10
桃園 239 10.60 48 2.12 9 0.40
新竹 303 15.71 55 2.85 59 2.64
苗栗 135 25.14 33 6.14 14 2.61
台中 418 16.16 163 0.63 42 1.62
彰化 44 2.54 182 10.49
南投 1,156 38.44 257 8.54 110 3.66
雲林 267 15.61 65 3.80 105 6.14
嘉義 495 12.72 251 6.45 232 5.96
台南 201 6.29 13 0.40 62 1.94
高雄 730 11.66 149 2.37 389 6.21
屏東 457 15.64 43 1.47 140 4.79
宜蘭 653 10.83 105 1.74 33 0.50
花蓮 551 28.31 34 1.74 70 3.60
台東 258 21.83 51 4.31 43 3.63
澎湖 1 0.04 34 1.68
金門
馬祖

竹雞:

竹雞唯一目前野生數量還不用拉警報的。山區許多餐廳打出竹雞料理的菜單,不曉得野地抓來還是人工養的?很多民眾卻因此認識牠。分布範圍十分廣泛,主要在山區,所以山脈、丘陵比重高的縣市佔足上風,本文所有鳥種基隆只在此項沒有空白。寬廣的平原樹木群與海邊防風林也有,棲地適應能力良好。近年最高出現地點在花蓮觀雲山莊(標高2,374公尺),離關原不遠但後者並無記錄,猜測差不多接近分布高度上限。查了一下澎湖應無竹雞分布,【表二】那筆有人為加工意味。約兩、三年前的夏季,板橋住家旁高球練習場來了一隻,經常的雞狗乖以外,還遇過幾次站在圍牆上,幾個月後不見蹤影,當初怎麼來到這個住宅環繞的中型城市綠地?相似例子,植物園、大安森林公園、台大校園也有過,竹雞或許確實具備局部的島內遷移能力。

臺灣山鷓鴣(深山竹雞)

深山竹雞與竹雞同樣以聲聞名,且常依此留下記錄。族群數量少許多,行跡也更隱密。對棲地要求度高,林相必須完整、茂密,合乎這個條件的中、低海拔地區,甚至與山區接臨的平原地點,就有機會出現,無需真正所謂的深山。有宜蘭頭城大修宮、新竹牛埔山(香山)、苗栗明德水庫、雲林湖本村等地,海拔不過一、兩百公尺。近年最高出現地點在阿里山、觀霧、南投松崗等,武陵農場(入口處海拔約1,800公尺)只有一筆,更高的塔塔加、合歡山都沒,分布上限約在2,000公尺。棲地分布型態與藍腹鷴近似,森林狀況不佳,對族群數量有負向影響。2008/5出現在石碇汐碇路5K處,不僅是本特有種最近十年於台北,也是全臺灣最北邊的一次。台北主要發現於烏來、三峽、坪林,都是人煙較少的山區,1990年代深坑及木柵貓空曾經記錄,族群有從市郊山區衰退的趨向。2005/4雲林濁水溪口,與1988/11野柳(已跨越還沒過記錄的陽明山區)、1985/5基隆海洋學院皆遙相呼應,已推到海邊了,有某程度長途趴走的能力也說不定!

棕三趾鶉

與彩鷸一樣,孵蛋、帶小孩由雄鳥負擔。雌鳥喉部黑色,辨識特徵更加明顯。喜好的寬闊性草生環境,長期以來常被闢為工業區、住宅群,棲地減少及片斷化的窘境,在平原相對少的北臺灣尤其嚴重。最近十年台北只有14次記錄,一年不到1.5筆,比許多罕見候鳥更難見,地方有金山、三芝、石門、淡水、挖仔尾、田寮洋與關渡平原,全是台北都會的外圍地帶。彰化至屏東之間為臺灣最大的平原帶,分布密度最高,但台南除外。宜蘭與花東縱谷亦有廣大的耕地,卻同樣未顯現強勢,頗耐人思量。宜蘭是臺灣最著名的水鳥聚集處,竟然棕三趾鶉發現機率僅優於桃園、台北與基隆,看來本鳥對旱田型式(甘蔗為典型作物)似乎多有偏好,對濕地環境的接受性差。最近十年最高發現地點在南投曲冰(共有3筆),標高八百多公尺,所以山區的河床開闊地也可以棲息,即使深達內陸。

【表三】稀而罕見的小雞們臺灣各地記錄
這三種小雞發現次數非常少,各地歷年發現次數合計都沒有超過一百次。
地點 鵪鶉 小鵪鶉 林三趾鶉
基隆
台北 18 6 2
桃園 2
新竹 2
苗栗 2
台中 1 1 3
彰化 5 1
南投 4 1
雲林 2 1
嘉義 1 1
台南 3 1 1
高雄 1 1 1
屏東 1 12 1
宜蘭 2 3
花蓮 2 21
台東 2 1 3
澎湖 2 1
金門 25
馬祖 2
合計 74 50 15

鵪鶉:

本文主角中唯一確知有長程遷徙的能力,因之分布範圍更廣闊些,包括前兩個表全摃龜的馬祖。最多見的金門四季都有發現;次之的台北,野柳佔14筆,田寮洋2、松山機場1、關渡1。野柳的記錄全部出現於10中旬至11月中旬,候鳥意味相當濃厚。但台北田寮洋、雲林濁水溪口、台南安南區、台東利嘉林道等地,也有過夏季(6-8月)記錄,是留鳥群嗎?臺灣的生息狀態現在尚未完全釐清。因肉、蛋均極富營養,被稱為「動物人參」,也作為寵物鳥,彰化、嘉義、屏東等地有養殖場,又加深了生息狀況解題的難度。

藍胸鶉(小鵪鶉)

多在花蓮和屏東兩地發現,秀林鄉一帶及內埔屏科大周邊記錄頗為密集,都有高山緊臨低度使用之遼闊平原的特性。台北6筆名列第三,地點有八里華富山、林口(長庚醫院擴建時發現)、中正橋永福橋間及社子,三重重新路與景美仙跡岩則有救傷記錄,後兩地若非人為介入,已經在通常認知的位置範圍外。彰化至高雄間的大平原帶並不易見到,因此與棕三趾鶉大不同,兩者的棲地需求顯然差別極大。分布概況仍在撲朔迷離中。

林三趾鶉:

全球分布範圍極廣,臺灣的情形卻難看得清,至今僅有15筆資料,每個地點都只有一次,是鳥類記錄中相當罕見的例子。台北兩筆記錄,一在立農、一在直潭國小;三個地區出現過3回,台中:谷關、東勢沙蓮溪、霧峰象鼻坑,宜蘭:利澤簡、金六結堤防、蘭陽溪口,台東:利嘉、卑南溪下游、蘭嶼;再加上高雄甲仙與嘉義石桌。這些地點有平地河畔、也有山腳邊,更有離島的,分布範圍應當很廣,但就是難見到,不知道牠們繁殖期間是如何湊在一塊的?

最後一種黃腳三趾鶉,單純的候鳥身份,記錄只有4筆,1996/2首度發現於馬祖北竿,接著兩次在南竿;野柳擁有目前本島唯一記錄:2005/11/1。

想起去年7月,開車經過墾丁保力三軍聯訓場附近,一對十幾公分小型雞前後相隨,即將過完馬路然後走進灌叢。肯定不是藍胸鶉或棕三趾鶉,圖鑑看半天卻無法弄懂牠們是誰,沒機會拿望遠鏡或相機,外表的印象不夠深刻。或許您也有過同樣的遺憾。

原文刊載於,冠羽月刋 Yuhina Post,205期,2011年02月。著作權所有,轉載請先徵求冠羽月刋同意。e-mail: edit@wbst.org.tw